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憨憨的博客

清露晨流,新桐初引,多少游春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我的灵魂穿着一双草鞋  

2014-06-27 13:12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乡野之梦

 洪烛

    在城市里有几件事物是少见的:鸟、野生植物、民歌、水井以及农田。作为一位酷爱古典意象的诗人,我怎能不感到寂寞呢?钢筋铁骨的城市是从来不做梦的。梦永远属于我麦浪翻卷、风景如画的乡村。住在北京城东北角一幢塔楼第七层的位置,我常常失眠,我空空如也的生命器皿,期待着填充以怎样的内容?
    和城市有关的交通工具,唯独火车最富于魔幻色彩。它永远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穿梭,当汽笛拉响的瞬间我会想:十公里之外,就是我所渴慕的乡野了。我甚至觉得它不是在协助人类超越空间,而是对时光隧道的冲剌。当麦秸堆、风车、炊烟袅袅、谷场的石碾在车窗外陡然展开,你觉得魔术师的手把你从工业社会牵回了泥土气息的农业时代。岁月在倒流,怀旧者幸福得晕眩。在髙楼广厦之间,谁又有闲暇仰望星空呢?如果在一览无余的旷野上,则无法避免与星空的对视。星星,仿佛只有三层楼那么高,你一伸手,便能触摸到那挂满果实的树梢。在星光照耀之下,灵魂是透明的。肉体是墙壁,而灵魂像纸张一样单薄。
    骑一匹马在草原上奔走,才能体会到真正的自由。青草高过我的盾毛,我像在找一根针似的,茫无目的地信马由缰。天上的闪电,落地便变成了针;星星掉进了湖里,像炙红的生铁般咝咝作响。我看见一群牧人,围绕篝火盘腿而坐,怀抱马头琴弹拨着悠远的故事。一张张被映红的木刻般的面庞,证明这才是最原始的节日。男高音把我的灵魂捎到了远方,远方的帐篷,远方的羊群。民歌的魅力表现在这里:它向你披露的,是整个人类的记忆。我从此学会了尊重与幸福有关的秘密。
    我时常沉湎于类似的想象。对乡野的热爱,简直使我对城市产生了抵触情绪。在城市的斑马线上寻梦,注定要失败的。而一旦置身于无边的乡野,便体现出羽毛的状态:不是你梦见乡村了,而是乡村梦见你了,你作为一个别人梦境中的人物,放轻脚步、屏住呼吸,你一定要促成它。梦的胜利便是你的胜利。
    住在北京城东北角一幢塔楼第七层的位置,我常常失眠,总是在这时候,那远道而来的乡愁如同潮汐,会横渡层出不穷的铁轨、桥梁、红绿灯,准确地寻找到我灯火通明的窗户。我简直能听见那来自乡村的呼唤,像一位隐形的客人,屈起指节,小心翼翼敲叩窗玻璃所发出的响声。那近似于远方森林里一只啄木鸟向全世界祝福的动作。一只礼貌的鸟,却祝福了全世界!
    钢筋铁骨的城市是从来不做梦的。梦永远属于我麦浪翻卷、风景如画的乡村。乡愁使我流泪。对于一位被人间烟火熏陶得麻木困惑的城市居民而言,乡愁是我精神生活的调味品。只有走出城门,我才会觉得:这是到民间去,这是到人类的记忆中去。那远离我的辘轳水井、砖窑、运粮马车、野营的帐篷以及敲击灵魂的古老谣曲,已构成梦与世界的另一半。梦的文字,写在水上、风中抑或忽明忽暗的篝火里,写在生活的背面。
    永远不可能习惯灯红酒绿的生活,因为我的灵魂穿着一双草鞋。即使行走在钢筋水泥的城市缝隙,我风尘仆仆的灵魂依旧把朴素与自然视若至上的法则。于是我像这个时代任何一位硕果仅存的诗人那样,歌颂土地、阳光、雨水以及所有类似的事物。并且把在古老的风车下散步作为幸福的象征。我告慰自己,毕竟还记得谷粒是怎样从春播秋收中兑现的,把这些金黄的字眼托付在掌心,就能够判断出生命中可以承受或无法承受的重与轻。这注定了我不至于背叛隐现实布景中的农业,勇敢地以农业的儿子自居,而有别于周围绅士们的苍白虚弱。我完全有资格教导他们到户外去接受锻炼;让劳碌的灵魂溜达溜达吧。哪怕在喷香的麦草垛上打一个滚,醒来之后便会发觉自己强壮了许多。
    其实整个人类都是农业的儿子,人类的精神需要一片重温的家园:篱笆、辘轳、锈迹斑驳的农具,男耕女织的画面,都会伴随袅袅的炊烟,帮助我们意识到勤劳、善良、坚毅之类的品质。沧海桑田,我们的心灵荒芜了多久?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,旷古的牧歌如同强弩之末。人们喝自来水长大,在水泥地上行动,靠化妆品挽留青春,不知不觉就失落了自己原始的根。他们不相信花朵比香水更重要,粮食才是金钱的上帝。红尘滚滚,然而我的灵魂与众不同,我的灵魂穿着一双草鞋,时常选择夜深人静逃离这座布满齿轮的城市,到远处的山野寻觅昔日的空巢。那里有小桥流水、鸟语花香,那里有祖祖辈辈刀耕火种的痕迹,没有握过最粗糙的劳动工具的手,没资格真正地和严峻的生活比腕力。
    苏童的一篇小说我记忆犹新,名字叫做《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》。很多次了,我寄希望于这种灵魂的回归,两袖清风,却鸟一样无牵挂地横渡千里之外的山山水水。熟稔的村落星罗棋布,陌上桑的蓬勃绿意令我臆想出罗敷的欢颜,青山不老,绿水长流,一切都如同逼真的传说生生不息。而远方城市里的世俗尘嚣,简直可以当作风吹过耳来看待。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,类似于李白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那种“脚著谢公屐、身登青云梯”随即“一夜飞渡镜湖月”的浪漫潇洒,恰是羁绊重重的灵魂所朝思暮念的。其实很简单,超凡脱俗、以免给自己的翅膀增添过重的负担,就能达到逍遥的境界。灵魂需要一双合脚的鞋子,它随时愿意以浮名虚誉作为交换。这样即使跋山涉水、风雨兼程,它也无怨无悔。
    于是每当送走一个喧嚣的白昼,我就有倾听一段小夜曲的愿望,清贫而易于满足的愿望。月光如水,空谷来风,给负重的心提供了沉思冥想的间歇一一那一瞬间我常常走神,像茶叶经历了浸泡而舒展开来。我把那短促的空白比喻作“灵魂停电了”,高速运转的电梯蓦然滞留在空中,而有所顿悟。头脑里什么都没想,又仿佛飞越了千山万水。一闪即逝,灵魂又返回自身,一切又恢复了正常的节奏,但谁也无法否认瞬息的恍惚、瞬息的忘我,所给予全身心的滋润。
    我难忘美国乡村音乐《带我回家的路》,我相信这正是流离失所的灵魂的请求。穿一双简便的草鞋,轻盈飘忽的灵魂就能乘风而去,遵循熟悉的旧路回返一灯如豆的温柔之乡,万籁俱寂。你几乎能聆听到它匆促于空中的足音,灵魂的足音。归去来兮,田园将芜?罗大佑的《鹿港小镇》,堪以证明乡愁之恋蓬乱如草的原因:“假如你先生回到鹿港小镇,你一定要告诉我的爱人……台北不是我的家,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”。困惑于都市繁华的灵魂在寻找出路,因为霓虹灯并不能代表真正的光明,也无法给予真正的慰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