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憨憨的博客

清露晨流,新桐初引,多少游春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弗格森的种族暴乱说明了什么?  

2014-08-23 16:49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弗格森种族暴乱


今年89日,地处美国中西部的密苏里州圣路易市北郊的小城弗格森出了大事。


一个白人警察吩咐两个走在大马路上的黑人青年回到行人道上。但不知什么缘故,其中一位18岁的青年布朗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警察射杀。布朗是个身高1.93米,体重132公斤的魁梧汉子,刚刚从高中毕业,住在祖母家。事件震动了这个仅有两万多居民的小城,民众起了公愤。接下来连续十几天的示威、抢劫、暴乱,以及镇暴措施成为美国国内最大的新闻。新闻媒体更是24小时不断地报道。


弗格森的种族暴乱说明了什么? - 临风 - 临风识劲草


暴动直接的起因是白人警察射杀手无寸铁的布朗。射杀的原因却有两造截然不同的说法。根据部分目击者的叙述,这位青年是在高举双手表示投降的情况下被射杀。根据警方的说法,布朗刚刚抢劫了一家便利店。当警察威尔逊开着警车干涉他走路不守规矩时,他推撞警车,用拳头袭击警察的脸,并企图抢夺警察的枪支。枪支走火后,他开始逃跑,威尔逊持枪追赶喝停。布朗掉转身来,扑向警察。为了自卫,警察不得不开枪。

 

由于弗格森当地的警局处理这个案子不够透明,失去了民众的信任。在暴动发生后,密苏里州长下令由密苏里州的公路巡警接管当地治安,并调派县政府的警力协助维安。州政府公路巡警队的队长约翰逊,他是黑人,家就住在弗格森,所以加上了一份地方感情。纵然如此,还是无法控制局面。因为事态严重,司法部下的联调局认为本案很可能牵涉侵犯民权自由,于是也从联邦派员调查,重新解剖尸体。


弗格森的种族暴乱说明了什么? - 临风 - 临风识劲草 

密苏里公路巡警队长约翰逊

 

这次暴动的激烈,以及动用警力的力度都是近数十年来所仅见,让人联想到60年代的民权示威。那批全副武装,手持冲锋枪,带上防毒面具的警察,他们使用装甲车、催泪弹、橡皮子弹、辣椒水等武器,面对扔掷燃烧瓶和石块的示威群众。那副景象简直就像是前几年埃及等地的反政府暴动,引得俄罗斯、伊朗、中国的媒体相继发声,评击“美国的人权状况”!


弗格森的种族暴乱说明了什么? - 临风 - 临风识劲草

全副武装的警察


最后州长只好派遣国民兵参与控制局面。奥巴马总统也为此发表声明,呼吁大家冷静,让正义按着司法程序来处理,并差派司法部长亲自来弗格森处理危机。

 

问题的根源

 

姑不论布朗被枪杀的真相究竟如何,黑人青年被白人警察射杀的悲剧不是个孤立事件,它发生得太频繁了,几乎是司空见惯。不过,这个事件反映出美国错综复杂的种族问题中一个新的断层线。地震总是在断层线发生的!弗格森镇就是在这个经济和种族的断层线上。

 

根据布朗大学2011年的一个报告,密苏里州是美国中西部中,种族隔离最严重的一州。在1980年的人口调查中,弗格森的白种人口有85%。到了1990年,白种人口下降到73%,同时间,黑种人口上升到了25%。然而,到了2010年的人口普查,白种人已经降到不足30%,黑种人却升到67%(三分之二强)。可见人口转型正在这里急速发生,给社会结构带来很大的压力。

 

随着白人的迁出,居民的收入也开始下滑。2012年贫穷线以下的人口从2000年的10.2%上升了一倍,达到22%之谱!到了2012年,弗格森居民收入的中值只有全州中值的79%。我们知道,贫穷和犯罪几乎是孪生兄弟。

 

与此同时,市政府的官员(包括市长、市议员、学区理事会、警察局)都是由白人控制。全镇有53位警察,其中只有三位是非裔。可是,最近的市长选举只有12%的投票率。黑人多数是“新移民”,还没有能组织起来争取权益。

弗格森的种族暴乱说明了什么? - 临风 - 临风识劲草

弗格森镇的警察局长杰克逊在将近一周后才宣布威尔逊的名字

 

权力分配与族群不成比例往往带来不平和虐待。很多弗格森的居民向媒体反映,他们平常受够了白人警察“过份积极”的对待。这是种族间紧张关系的最大因素。

 

根据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校区犯罪学教授Richard Rosenfeld的资料,按照人口比例,弗格森镇的黑种驾车人被警察拦截的可能性比平均值高37%。密苏里州的平均值,黑种驾驶人被拦截的可能性高出50%,相对而言,弗格里的或然率还算比较低的!

 

其实,老一辈的居民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次种族暴乱。中央浸信会的牧师司格托说:“这次暴乱有人煽动。、、、我们不该被推上新闻,像是伊拉克或贝鲁特一样。”不过,这里的代沟问题严重。年轻人与成家立业的中年人活在不同的世界。自从2000年以来,美国贫穷人口不断上升,年轻人首当其冲。

 

贫穷地区学校的素质可能是最根本的问题,学生毕业以后没有谋生的技能,成为严重社会问题。弗格森所在的北部县已经有两间学校被判定不合格,其中一间就是死者布朗刚毕业的学校。所以当尼克松州长亲自来视察暴乱的时候,很多居民公开质问他,要如何改进学校的素质。

 

弗格森的种族暴乱说明了什么? - 临风 - 临风识劲草

乘火打劫的暴徒

 

根据东路易斯市一位在建筑部门工作的里察逊先生的观察,年轻的抗议者不顾长辈的劝告,他们宁愿独自行动。他说:“这些孩子不懂得,要达到我们所期望的目的最好的手段就是用非暴力的(合法)抗争。年轻人走投无路,不知道怎么去面对现实。”因此,乘火打劫就成为他们表达愤怒的选项。

 

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,纵使奥巴马总统大声呼吁要注重教育,但是,基本上,教育制度和经费是各州,各乡镇自己的事。弱势族群因为不能受到良好的教育,于是在争取工作,竞争经济大饼的机会更加严峻。这就是美国社会经济上最大的断层。

 

我感觉,最突出的是,这个问题已经扩散到了郊区,而不再限于大城的市中心。根据西北大学社会学教授奎连的观察,由于美国许多大城市中心在努力翻新,除去往日贫民区充塞的街景。然而,因为物价上升,许多贫民不再能生存于市中心。于是,他们纷纷向郊区迁移。这样,郊区的白人也就大量向更远的郊区迁移。廿世纪的种族隔离是以种族歧视为主。21世纪的种族隔离多半是经济性(收入)的选择。

 

根据智库布鲁金斯的一篇报道,美国目前低收入的贫民,在郊区的人口已经超过了市中心,而且郊区贫民成长的速度是市中心的两倍。这是贫富差距一个新的现实。这批 “新移民”(贫民)不但在经济上处于劣势,他们在社区里也处于劣势。他们没有声音,没有前途。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年轻人。因此,市中心的犯罪问题和警民紧张关系已经散布到了郊区。这是美国一个新的断层带。

 

对暴乱的反思


弗格森的种族暴乱说明了什么? - 临风 - 临风识劲草

死者布朗的父母。他们多次呼吁大家冷静


其一、目前,种族问题背后真正的问题是贫富差距的问题。贫富问题的因素很复杂,其中有经济大环境的问题,有族群习性的问题。但是最基本的是教育问题。美国教育制度无法帮助弱势族群提升竞争能力。这背后,由于美国政治趋向两极化,加上财团在后面大力推手,造成民主政治的死结。


在美国政坛上,对造成“贫穷”的因素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。保守的阵营认为,贫穷完全是“个人缺乏责任感”的后果,所以问题在穷人本身。因此使用纳税人的钱救济穷人,那只有鼓励懒惰,应当属于私人慈善的领域,不属于政府的功能。政府要维持庞大的社会福利机构和开支,基本上是浪费公款,必须减缩。


自由的阵营却认为,贫穷是社会不公的产物,问题主要在社会,不在穷人本身。贫民窟的孩子从小缺乏上进的环境和条件,使得富者越富,穷者越穷。为了人道的理由,政府有责任救济他们,提升教育素质,辅助他们学习养生的技能。贫穷问题必得通过政府的社会福利措施来解决,因此要扩大政府的机能,并向富人多征税。


这两个阵营都坚持自己的执政理念是正确的,而对方是错误的。因此很难找到交集,经常彼此杯葛,彼此丑化。说穿了,奥巴马政府六年来最大的难处就在于此。贫富问题不能够解决,美国梦成为泡影,定时炸弹随时会被引爆。


其二、权力既得者专注于保护权力,甚至视权力本来应当服务的族群为压制的对象。一群人当他们手中持有“榔头”的时候,那么,所有的问题都变成了“钉子”,必须去狠命敲打。这是人性中一个不变的“普适价值”。如果不在制度上做调整,去特别保护弱势族群的权益,问题将永远存在。这次弗格森的警力,使用对付恐怖组织和战场交火的气势来面对和平示威的民众,连访问新闻的记者都被抓起来,就是个明证。这种架势助长了暴乱。


如果政府官员和警察的招募能够更符合族群分布的比例,问题将会减少许多。这次密苏里公路巡警队长约翰逊与民众对话,远比白人警察更为有效,就是这个道理。用中国的古话来说,这应当就是“以夷制夷”吧?


其三、媒体大量关注虽然是民主社会必有的现象,也是必须的现象,但是为了制造效果,媒体也很可能会把问题放大。尤其如果单单从电视镜头来了解现况,必然会有其限度。最让我吃惊的,我注意到有些所谓新闻节目的主持人,带着自己族群的有色眼镜,别有用心地片面报道,扭曲观众的视觉,最是令人哭笑不得。

 

其四、这个案子必须按照法律的步骤和程序正义的原则一步步走下去。可是,这样一个受到全世界高度关注的案子,又是一个高度情绪化的案子,不论将来的判决如何,一定不会得到全体民众一致的支持,一定有人会认为,正义没有得到伸张。这个时候,是否绝大多数民众能够有足够的民主素养,接受审判的结果,不去刺激再一轮的暴动?这就是关键所在。任何人间的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的,因为人都是不完美的。重要的是,我们能不能在不完美之中,坚守一些完美的原则?例如,彼此尊重,支持受害者的家庭,共同寻找改善之道?


或许,这正是司格托牧师和其他宗教领袖出面的时候,让人们在争论中回到上帝,多听听对方的故事,从彼此学习和彼此饶恕中共同建立自己的社区。

 

后记:许多统计资料采自《纽约时报》与《彭博社》。其它采自各网站,以及《维基百科》。

注明:本文由《举目》杂志网站采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