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憨憨的博客

清露晨流,新桐初引,多少游春意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学校里的告密风  

2015-04-21 09:05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张鸣《学校里的告密风》
候,恨不得打起来。 但是,我一个小小的班主任,扳不过来大学体制性的告密之风。即使我的这个班好了一点,别的班级还是这样。无论本科生,硕士生,甚至博士生,各种组织,总是会在他们中间发展积极分子,不仅随时掌握学生的动态,思想状况,而且掌握老师的动态和讲课动向。学生从小学、中学开始,就已经习惯了被告发,或者告发别人。其实,很多人都不喜欢这样,甚至深恨此事,但是,就是没有办法摆脱。 由于告密之风盛行,即使在平时,说真话的人也不多。学生小小的年纪,就学会了一套官话、套话。上课回答问题,只要涉及自己,就肯定不会说人话。每次学生会竞选,各种挖墙脚,各种告发,层出不穷。年纪轻轻的孩子,从小就学会了互相猜忌,互相整人,玩阴谋诡计。学生在毕业的时候,如果谁要是先找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工作,一定要注意保密,否则,肯定会有告状信飞到这个单位。记得有个同学,毕业时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,结果被人告发他有这样那样的问题。幸好这个同学

学校里的告密风

     学校里的告密风 张鸣 有一年,我被指派当一个本科班的班主任,由于此前从来没做过这个,领导对我说,你要想做好这份工作,首先得安排几个积极分子,随时向你汇报班里同学的情况,便于掌握。我听了之后,感觉很不好。我当年在小学中学,就总是被班里靠近老师的积极分子打小报告,平白地受了好些冤枉。怎么到了我当老师的时候,已经是大学,还是重点大学,还是这个样子。 后来,我了解到,这不是我们系这样,全校的班主任,都这样干活。只是,很多班主任,工作不负责任,所以并没有落实而已,凡是工作负责的,就是这一套。由于从心里反感这一套,所以,我第一次开班会的时候,对学生宣布了一条我自定的规矩,班里的任何人,包括班干部和团干部,谁也不许跟我打小报告,谁跟我打小报告,我罚谁。我们这个班,此后的各项工作,都相当的出色,同学之间的关系也不错。但是,那些积极分子总是打小报告的班级,多半事儿很多,学生之间,分派系,勾心斗角,到毕业的时 张鸣

有一年,我被指派当一个本科班的班主任,由于此前从来没做过这个,领导对我说,你要想做好这份工作,首先得安排几个积极分子,随时向你汇报班里同学的情况,便于掌握。我听了之后,感觉很不好。我当年在小学中学,就总是被班里靠近老师的积极分子打小报告,平白地受了好些冤枉。怎么到了我当老师的时候,已经是大学,还是重点大学,还是这个样子。

关系比较硬,居然把匿名告密信拿到了,信是左手写的,笔迹变形。他先是把几个关系不好的同学的笔迹拿去专业检验,对不上。后来把全班同学的笔迹都拿去对照,最后发现,居然是他最好的一个朋友的。那个时候,还不兴用电脑,若是放在今天,查都查不出来。 应该没有人否认,告密是一种最令人讨厌的品德。但是,我们的学校,我们的教育工作者,却在从小就培养这种品德。一种背后下手,人整人的品德。一边上德育课,一边培养告密者,这样的教育,能不扭曲吗?

后来,我了解到,这不是我们系这样,全校的班主任,都这样干活。只是,很多班主任,工作不负责任,所以并没有落实而已,凡是工作负责的,就是这一套。由于从心里反感这一套,所以,我第一次开班会的时候,对学生宣布了一条我自定的规矩,班里的任何人,包括班干部和团干部,谁也不许跟我打小报告,谁跟我打小报告,我罚谁。我们这个班,此后的各项工作,都相当的出色,同学之间的关系也不错。但是,那些积极分子总是打小报告的班级,多半事儿很多,学生之间,分派系,勾心斗角,到毕业的时候,恨不得打起来。

但是,我一个小小的班主任,扳不过来大学体制性的告密之风。即使我的这个班好了一点,别的班级还是这样。无论本科生,硕士生,甚至博士生,各种组织,总是会在他们中间发展积极分子,不仅随时掌握学生的动态,思想状况,而且掌握老师的动态和讲课动向。学生从小学、中学开始,就已经习惯了被告发,或者告发别人。其实,很多人都不喜欢这样,甚至深恨此事,但是,就是没有办法摆脱。

由于告密之风盛行,即使在平时,说真话的人也不多。学生小小的年纪,就学会了一套官话、套话。上课回答问题,只要涉及自己,就肯定不会说人话。每次学生会竞选,各种挖墙脚,各种告发,层出不穷。年纪轻轻的孩子,从小就学会了互相猜忌,互相整人,玩阴谋诡计。学生在毕业的时候,如果谁要是先找到了一个比较不错的工作,一定要注意保密,否则,肯定会有告状信飞到这个单位。记得有个同学,毕业时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,结果被人告发他有这样那样的问题。幸好这个同学关系比较硬,居然把匿名告密信拿到了,信是左手写的,笔迹变形。他先是把几个关系不好的同学的笔迹拿去专业检验,对不上。后来把全班同学的笔迹都拿去对照,最后发现,居然是他最好的一个朋友的。那个时候,还不兴用电脑,若是放在今天,查都查不出来。

应该没有人否认,告密是一种最令人讨厌的品德。但是,我们的学校,我们的教育工作者,却在从小就培养这种品德。一种背后下手,人整人的品德。一边上德育课,一边培养告密者,这样的教育,能不扭曲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